晞文

患有懒癌的咸鱼呀

我真的哭了,磕到刀子了…
叨叨好会

《我用什么才能留住你》 博尔赫斯



我用什么才能留住你?

我给你瘦落的街道、绝望的落日、荒郊的月亮。

我给你一个久久地望着孤月的人的悲哀。


我给你我已死去的祖辈,

后人们用大理石祭奠的先魂:

我父亲的父亲,

阵亡于布宜诺斯艾利斯的边境,

两颗子弹射穿了他的胸膛,

死的时候蓄着胡子,

尸体被士兵们用牛皮裹起;


我母亲的祖父

——那年才二十四岁

——在秘鲁率领三百人冲锋,

如今都成了消失的马背上的亡魂。


我给你我的书中所能蕴含的一切悟力,

以及我生活中所能有的男子气概和幽默。

我给你一个从未有过信仰的人的忠诚。



我给你我设法保全的我自己的核心

——不营字造句,不和梦交易,

不被时间、欢乐和逆境触动的核心。


我给你早在你出生前多年的一个傍晚看到的一朵黄玫瑰的记忆。

我给你关于你生命的诠释,

关于你自己的理论,

你的真实而惊人的存在。


我给你我的寂寞、我的黑暗、我心的饥渴;

我试图用困惑、危险、失败来打动你。


想起了以前的一篇文章

我不想说从第一次见你就喜欢这么俗气的话,尽管这是事实。


我不想说想照顾你与你度过余生这么虚假的话,尽管这是事实。


我不想说我真诚地爱着你胜过我自己这么自大的话,尽管这也是事实。


我只是想在此时此刻告诉你,我不嫉妒你爱的人,我不奢求不会发生的结果,我不拒绝你的任何一个请求,我甚至不想告诉你我爱你,如果我不能成为让你欢笑的那个人。


我不愿成为炙烤的烈日,不愿成为夏天的暴雨,我只愿成为,一阵穿堂而过的最温柔的风。我不想做骄傲昂贵的金骏眉,我也不想成为凉爽透顶的雪碧,我只愿成为静静等待你的那杯温热的白水。


你站在桥上看风景,看风景人在楼上看你。我不愿成为那风景,也不会成为那人,我只愿成为,支撑起你的那座桥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杨美味


Two years to learn to speak,

a lifetime to learn to shut up.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海明威


吴京说了这样一句话:


“即使拍烂了,也比没人拍强。


其实,我们已经成功了,


因为有7000人参与了这部电影的制作。


未来,这7000人就是中国科幻电影的种子。”


吴京,真是牛逼。


“如果你要拥有你从未有过的东西,


那么你必须去做你从未做过的事情。”——郭帆



我觉得可能是我太天真了吧,看着一群商人上演一场情怀大戏,是他演的太认真还是我入戏太深……

在这出戏里,情怀不过是一条饵线,岸边的人在岸上垂钓,饵料很诱人,引诱了很多鱼,他们观望着饵料,可是怎么也够不到。有时候岸上的人会故意把饵料凑近那些鱼,鱼儿们高兴的不得了。可是倘若你咬了鱼饵,藏在鱼饵后的铁钩就会弄得你鲜血淋漓,可是啊,这些鱼儿不长心,好了伤疤就忘了疼,还痴痴的望着饵线,然后一次又一次的把自己弄伤……

岸边上人啊很多很多,鱼儿们在不同的饵线上受伤……

都是商人,谁又比谁高尚些呢


言念君子,
温其如玉。
在其版屋,
乱我心曲。 ​​​

【谁都无法抗拒时间的狂潮】

无意间翻了翻以前的“记忆”发现很多人都消失在记忆里,即使说什么永远都不会忘记的话,可最终也不过是幻影……
人生真的很奇妙,你会遇到很多人,这些人也许会在你的生命里留下深刻的记忆,可是更多的时候我们只是彼此的过客……